“连砍三刀,斧头正中头部,血流如注。”李金华在帖文中如是写道。她还说:“我看到爸爸头上的血,直往上喷,我跳到地上试图拉开二人,谁知孟现忠拿着斧头径直朝我头部砸过来,我及时躲闪。”

宋利菲在忏悔书中写道,“我对金钱的追求愈来愈强烈,小到找我办事、提拔,大到工程回扣我都收,退休之前办事退休之后收,自己家人不方便收就让别人替我收,大胆念起了自己的‘生意经’”。